宏觀經濟政策

2  GDP總量突破90萬億 中國經濟“增長故事”遠未結束

2  鄉村振興投資規模將突破7萬億

2  2018年全國供銷合作社系統實現銷售總額5.9萬億元

2  2018年金融機構貸款同比增長13.5%   普惠金融貸款增速提高

2  劉士余被選舉為中華全國供銷合作總社理事會主任

 

 

業務版塊聚焦

2  典當業務   高能預警:北上廣深去年四季度法拍房量增價跌

2  小額貸款   關注小貸 聚焦三農 央視媒體主推行業正能量

2  互聯網金融 爆雷潮后P2P現好轉 超四成平臺待還余額不足1億

2  PE/VC      重磅|IPO被否3年內不得借殼上市

PE投資人擔憂:會掀起一波撤材料風潮

2  供應鏈金融 央行重磅發文,企業銀行賬戶許可全面取消!

 

 

 


【宏觀經濟政策】

GDP總量突破90萬億 中國經濟“增長故事”遠未結束

中國經濟“增長故事”遠未結束(國際論道)

“中國經濟總量首次突破90萬億元人民幣!”“GDP增速6.6%!”1月21日,2018年中國國民經濟運行數據甫一發布,就引發外媒爭相報道。

這些數據意味著什么?“2018年經濟運行保持在合理區間,發展的主要預期目標較好完成”,新加坡《聯合早報》報道稱,中國國家統計局發布的數據顯示,去年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900309億元,穩居世界第二;同比增長6.6%,實現了6.5%左右的預期發展目標;對世界經濟增長的貢獻率接近30%,持續成為世界經濟增長的最大貢獻者。

好成績來之不易

中國經濟發展年度成績單歷來備受世界矚目,今年也不例外。1月21日,國家統計局剛一發布2018年中國經濟數據,世界各國主流媒體就紛紛發出快訊。

英國廣播公司(BBC)說,相比往年,外界對此次公布的數據格外關注。原因顯而易見,在面對中國這個全球經濟的重要增長引擎時,投資者和決策者們變得越來越敏感。

除了GDP增速,中國經濟成績單中的其他亮點也聚焦外媒目光。路透社指出,2018年12月,中國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實際增長5.7%,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增長8.2%,中國經濟運行不乏亮眼之處。

澳大利亞“商業內幕”網站指出,去年12月,中國綜合采購經理人指數(PMI)經季度調整后升至52.2,為5個月來最高水平,這表明中國制造業和服務業活動水平不斷提升。

英國《衛報》評論稱,雖然2018年中國傳統經濟引擎如基礎設施、房地產和出口等領域增長有限,但先進技術和服務業等新引擎發展勢頭良好。報道援引美國智庫“戰略和國際問題研究中心”中國問題專家斯科特·肯尼迪的話說:“按絕對值計算,中國經濟現在幾乎是10年前的3.5倍,中國經濟仍在成長。”

中國經濟增速放緩也是外媒報道重點解讀的角度。法新社報道稱,中國2018年全年GDP增速為6.6%,而放緩的趨勢貫穿全年始終,四個季度的GDP增速分別為6.8%、6.7%、6.5%和6.4%。中國政府已注意到壓力,并采取了減稅降費等經濟刺激措施,努力將經濟運行保持在合理區間,避免大起大落。

成績得來不易,中國的努力得到世界肯定。英國《金融時報》評論說,實現全年6.6%的GDP增長并非易事。意大利《共和國報》報道稱,雖然中國經濟“火車頭”速度放緩,但卻沒有偏離軌道。《華爾街日報》認為,盡管低于之前30多年間平均接近10%的年度增長率,但從全球標準來看,現在中國的預期增長區間仍然相對較高。

抗壓力韌勁十足

  據美聯社報道,中國國家統計局局長寧吉喆認為,全球進口管制抬頭、金融市場動蕩、投資支出減少等情況使中國面臨壓力,經濟“下行壓力加大”,但“中國經濟抗御壓力的韌性、應對沖擊的后勁,長期穩中有進的態勢沒有也不會改變”。

什么是影響中國經濟發展的主要因素?中國經濟抵御壓力的韌性來自哪里?

  澳大利亞《金融評論報》稱,中國經濟增速放緩發生在世界經濟普遍低迷的困難時期,美國經濟出現放緩跡象,歐洲也復蘇乏力。

  “中國經濟對世界的影響力仍在增加。”德國《焦點》周刊說,中國現在經濟增速放緩,除了中美貿易摩擦等因素外,經濟轉型也是一個主要原因。中國正從世界工作臺轉向世界高科技產品的中心,國企改革正在不斷推進,中國經濟正走在正確的道路上。

  “經貿摩擦沒有也不會改變中國經濟發展的基本面。”韓國《國民日報》用數據說話,中國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據顯示,中國去年貿易總量首次超過30萬億元,創歷史新高,對主要貿易伙伴進出口全面增長,對歐盟、美國和東盟進出口分別增長7.9%、5.7%和11.2%。

  創新是中國經濟發展的不竭動力。據德國《世界報》網站報道,一些人認為,增速下降表明中國是脆弱的。但在另一些人眼里,這證明了中國模式的穩定性。因為與上世紀90年代相比,今天中國的經濟實力早已今非昔比。而與其他新興工業國家相比,中國成功發展成為領先的科技創新大國。中國企業不僅能在體量上與諸多發達國家并駕齊驅,在創新力上也毫不遜色。

  內需是拉動中國經濟增長的重要支柱。澳大利亞“商業內幕”網站報道稱,2018年12月,中國制造業和服務業的活動水平以5個月來的最快速度得到了恢復和改善。在制造業和服務業回暖的強力推動下,雖然新出口訂單下降,但整體新訂單上升,這表明好轉跡象是由國內需求推動的。

  此外,應對經濟下行壓力,中國施策有方。《華爾街日報》稱,中國政府正在更加謹慎應對經濟下行,有針對性地采取較為寬松的貨幣和財政政策,同時放棄所謂的“大水漫灌式刺激”。

  韓國《國民日報》稱,基于中國經濟規模增長和產業結構調整等事實,中國領導層作出經濟新常態的判斷,將6%至7%的經濟增速列為合理區間。

  迷霧中點亮信心

  近來,世界經濟陰云籠罩。就在中國發布經濟數據的同一天,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宣布下調2019年全球經濟增長預期至3.5%,這個數字創下3年來新低。

  德國《明鏡》周刊稱,英國脫歐、貿易戰等許多烏云遮蓋住全球經濟前景。雖然中國也正面臨經濟下行壓力,但不少人還是將目光投向北京。

  新加坡“亞洲新聞臺”網站指出,中國政策制定者預計2019年將加大對經濟的支持力度,避免經濟進一步放緩。文章援引寧吉喆的話稱,中國有充足的宏觀政策支持空間,中國有信心、有能力在今年實現合理增長,經濟增速在過去兩個月已經顯現出一些企穩跡象。

  “前低后穩”,這是路透社對2019年中國經濟的預測。該報道稱,分析人士對2019年中國經濟表現并不悲觀:在政策托底增長的同時,中國經濟發展質量正穩步提升,經濟結構優化和制造業高端化發展進一步推進,基本面依然堪稱穩健。

  外界對中國的發展依然看好。聯合國貿易和發展組織公布的數據顯示,中國仍是全球第二大外資流入國以及外資流入最多的發展中經濟體。

  一花獨放不是春。當世界經濟迷霧重重,貿易保護主義大行其道之時,中國擔當尤為難能可貴。

日前,2019年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年會在瑞士如期舉行,中國話題再次成為焦點。

  “中國承諾進一步開放市場”,瑞士《新蘇黎世報》報道稱,中國國家副主席王岐山表示,中國并沒有打算“關門”,相反是打開大門,“中國希望與世界分享發展機遇”。

 

鄉村振興投資規模將突破7萬億

我國鄉村振興投資規模至少在7萬億元以上。鄉村產業發展、新型經營主體培育、農村人居環境整治和鄉村基礎設施建設等重點領域蘊含著巨大投資機會,將成為金融投資新的熱點和增長點。此外,圍繞金融服務鄉村振興的多個重磅政策落地在即,其中,人民銀行的金融服務鄉村振興的指導意見即將印發,財政部的農業保險高質量發展的政策文件也即將落地。還將加快建立對金融機構服務鄉村振興的專門考核評價機制。

這是農業農村部副部長余欣榮1月18日在農業農村部舉辦的金融服務鄉村振興高峰論壇上透露的內容。

“鄉村振興,從投資領域看,初步統計,至少在7萬元億以上。必須加快構建起財政優先保障、金融重點傾斜、社會積極參與的多元投入格局。”余欣榮說。

“當前,全國還有大量鄉村地區存在金融服務空白,農村居民金融服務的可得性和便利性尚未獲得根本改善,農業企業靈活多樣的融資需求尚未得到充分滿足。”中國銀行副行長林景臻也表示,未來,隨著鄉村振興戰略的推進,在農業供給側改革、土地制度改革、互聯網發展等諸多因素推動下,農村地區的金融服務需求必將出現巨大增長。

“金融服務鄉村振興戰略大有可為。”中國農業發展銀行副行長殷久勇舉例說,圍繞水電路氣網等基礎設施建設促進城鄉互聯互通;圍繞農村垃圾、污水處理和村容村貌提升改善農村人居環境;圍繞資源節約循環利用、山水林田湖生態治理推動農村環境的綜合治理,縮小城鄉二元空間距離,來自金融的資金需求十分巨大。集體經濟和產業資本聯姻也將產生巨大的金融需求。

不過,中國郵政儲蓄銀行副行長邵智寶也指出,我國的三農金融服務具有高風險、高成本、管理難、見效慢的問題。建議進一步優化三農金融各項考核與支持政策。不僅要考核機構,更要考核業務。不僅要考核業務金額,更要考核業務數量,從根本上提高服務覆蓋率,使金融服務真正落到實處。

中國建設銀行副行長章更生建議,地方政府、農擔公司、保險公司、金融機構等要共同搭建多層次的風險分擔機制,提升農村企業和個人融資可得性。此外,要構建鄉村振興全方位的金融服務格局,充分發揮各類金融機構比較優勢。要打通公共信息資源壁壘,全面整合農業農村大數據,加快農村信用體系建設,推進形成商業可持續的鄉村振興金融服務模式。

還要進一步加強農村產權制度建設。邵智寶建議,加快推進確權登記頒證工作,完善“三權分置”制度,確定農村產權的確權、評估、登記、交易等操作規范,建立健全農村產權交易中心和產權評估登記機構,建立健全農村產權流轉交易市場,為農村產權抵押處置營造良好的市場環境和法律環境。

 

 2018年全國供銷合作社系統實現銷售總額5.9萬億元

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北京1月15日訊 今日,中華全國供銷合作總社第六屆理事會第七次全體會議在京召開。中華全國供銷合作總社黨組書記、理事會主任王俠介紹了改革開放以來,特別是中共十八大以來供銷合作事業發展取得的歷史性成就。王俠表示,2018年全系統實現銷售總額5.9萬億元,是2012年的2.3倍;實現利潤468億元,是2012年的1.8倍;資產總額1.6萬億元,是2012年的1.6倍。

據了解,2018年,中華全國供銷合作總社全系統實現銷售總額58925.9億元,同比增長8.7%,實現平穩較快增長。其中,福建、河北、遼寧等19個省銷售同比增長10%以上,保持加快增長態勢。西部地區增速快于東、中部地區,超過系統平均水平4.7個百分點。分行業看,農產品、消費品、農資、再生資源業務對系統銷售增長的貢獻率分別為56.1%、33%、7.6%、5.9%,農產品、日用消費品等與城鄉居民生活相關的業務較快增長。

王俠介紹,各地通過盤活閑置資產、強社帶弱社、新建合作社、發展電商服務站等多種舉措恢復重建基層組織,新發展基層社1萬多家,總數達到3.2萬家,基本實現鄉鎮全覆蓋。目前,縣及縣以下銷售和利潤在全系統的占比分別達74.8%和65.6%,改變了供銷合作社多年以來越往上越強、越往下越弱的局面。

此外,系統啟動實施農業社會化服務惠農工程,大力培育農業現代供應鏈主體,加大農產品購銷力度,加強產銷對接,積極推動農產品電商發展,農產品購銷較快增長。農產品購進19443.2億元,同比增長12.5%,銷售21054.1億元,同比增長14.3%;農產品企業實現利潤134.4億元,同比增長7.3%。生鮮類農產品銷售保持較快增長,鮮果、鮮菜、肉禽蛋、水產品和食用菌銷售增速分別為19.7%、9.3%、19.3%、16.1%和14.5%,茶葉、蜂產品、干果干菜等系統特色農產品銷售均實現較快增長。農產品市場交易額平穩增長,實現8077.5億元,同比增長11.5%。棉花業務方面,棉花政策基本穩定,產量持平略增,進口增加,市場供給充裕,紡織行業運行總體良好,各方預期明確,系統棉花企業搶抓新棉上市的有利時機,積極籌措資金入市收購。系統棉麻類銷售2197.7億元,同比增長5.9%。

為順應“互聯網+”新形勢,系統電子商務業務發展迅速,已成為系統經濟平穩增長、高質量發展的新引擎。2018年,全系統實現電子商務銷售額2998億元,同比增長28.5%,持續快速增長。目前,全系統電子商務企業有1571家,開展電子商務業務的企業3354家,電商對系統銷售增長的貢獻率為14.1%,比去年同期提高了0.2個百分點。

 王俠在介紹2019年重點工作時表示,供銷合作社要發揮農村流通領域的傳統優勢,不斷提升流通網絡現代化水平,在引導生產、促進消費方面發揮更大作用。

 2018年金融機構貸款同比增長13.5%

普惠金融貸款增速提高

人民日報北京1月27日電 中國人民銀行近日發布2018年金融機構貸款投向統計報告。數據顯示,2018年末,金融機構人民幣各項貸款余額136.3萬億元,同比增長13.5%,增速比上年末高0.8個百分點;全年增加16.17萬億元,同比多增2.64萬億元。具體來看,貸款投向呈現出普惠金融領域貸款增速提高,企業及其他單位貸款增速回升,工業中長期貸款增速提升,房地產貸款增速平穩回落等特點。

在普惠金融領域貸款方面,數據顯示,2018年末,人民幣普惠金融領域貸款余額13.39萬億元,同比增長13.8%,增速比上年末高5.3個百分點。“隨著普惠貸款考核口徑調整、新一輪定向降準實施等政策的相繼落地,流向小微和‘三農’等普惠金融領域的信貸有望進一步增加。”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說。

經營活動活躍度的提高,帶動滿足企業日常經營和流動性需求的短期貸款增速回升。數據顯示,2018年末,本外幣非金融企業及其他單位貸款余額89.03萬億元,同比增長9.9%。其中,短期貸款及票據融資余額同比增長6.7%,增速比上年末高6.7個百分點。

 

 劉士余被選舉為中華全國供銷合作總社理事會主任

 

中新網1月30日電 據中華全國供銷合作總社官網消息,1月30日,中華全國供銷合作總社第六屆理事會第八次全體會議在京召開。根據中央提名及總社章程,大會選舉劉士余同志為中華全國供銷合作總社理事會主任。(中共中央決定任命劉士余同志為中華全國供銷合作總社黨組副書記-中國供銷合作網  http://www.chinacoop.gov.cn/HTML/2019/01/26/148329.html)

 

 【業務版塊聚焦】

高能預警:北上廣深去年四季度法拍房量增價跌

在深圳龍崗區,一個名為歐景花園的小區內,建筑面積為201.42平方米的一棟復式房產正在淘寶司法拍賣平臺上拍賣,信息顯示,這棟房產的評估價為762.0524萬元,而變賣價僅為426.7493萬元,相當于評估價打55折。可能是拍賣的時間正值春節,也可能是法拍市場正在變冷,這棟房產最終變賣失敗。

法拍房市場一直隨房地產市場景氣度的高低變幻,節前浙商資產研究院一組關于法拍房市場的數據,“暴露”著未來房地產市場走向的蛛絲馬跡。

數據顯示,2018年,淘寶和京東全國司法拍賣房產共計367340次,同比大幅增長61%,尤其是去年9~12月份,國內四大一線城市北京、上海、廣州、深圳拍賣標的數呈現倍數級增長,僅這4個月的數量就占據全年的半壁江山。

在數量增長的同時,變現折扣率卻在下降,變現折扣率=變現價/評估價,該指標越高,說明涉訴資產的變現效果越好,反之則越差。去年,該指標的下降也在說明,近幾年風靡一時的法拍房如今價格正在下跌。

量增

浙商資產研究院以淘寶和京東兩大司法拍賣平臺數據為基礎進行了數據統計,第一財經記者獨家獲得了這組數據。去年,北上廣深法拍房拍賣標的數合計8149套,而僅9~12月拍賣標的就已合計達到4125套,占比51%。

在北京,去年前8個月,法拍房拍賣標的數維持在80-90套之間,4月份,最低觸及67套,而9月份,數量突然飆上200套,12月為全年最高至281套;在上海,去年前8個月法拍房拍賣標的數大部分月份在40~60套之間,12月達到156套;在廣州,去年前8個月,法拍房拍賣標的數維持在200~300套之間,9~11月進入400-500套區間,12月達到690套;在深圳,去年12月法拍房拍賣標的數210套,是去年1月份的2.5倍。

對此,浙商資產研究院研究員陳業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表示,這種數量上的變化不排除司法拍賣流程的時間安排所致。

“往年很多城市都有年底法拍數激增的現象,例如,杭州2016年12月淘寶住宅拍賣數達到463套,遠高于2016年前11個月,但是2017年各月的住宅拍賣數同比基本是下降的;而寧波2017年12月淘寶住宅拍賣數達到556套,遠高于2016年前11個月,2018年1月淘寶住宅拍賣數達到381套,遠高于2017年1月的168套,但是現在看來,寧波2018年的法拍房量相對于2017年有大幅減少。”

“基本上,各個城市每年9月到12月的法拍房數量都要比前面8個月要多。”她說。

然而,要判斷整個市場到底出現了什么問題,還是要先排除季節性因素,拉長時間周期。

事實上,去年一整年,全國法拍房的數量都在大幅度增長,比如,在北京、上海、天津、重慶四個直轄市,2018年淘寶和京東司法拍賣房產同比分別增長了70%、92%、25%和156%。

事實上,在浙商資產研究院統計的包括浙江、江蘇、福建、山東、四川、重慶、廣東、天津、江西、湖北、上海、 北京、廣西、湖南、安徽、河北等16個省份中,除了浙江以外,其余15省份2018年司法拍賣房產總次數同比均增長。

據了解,法拍房最大的來源是銀行和非銀金融機構的不良債權抵押物,是開發商、購房者的必要抵押物。此外,民間借貸糾紛、司法沒收也會產生法拍房,法拍房數量大增,從源頭來說,也暴露出不良資產的增加和處置的加速。

價跌

然而,數量增長的同時,一個鮮明的對比,卻是市場流動性的下降。

衡量法拍房市場的流動性通常應用兩個指標:一是一拍房的占比,通常一拍環節的房產數量變化代表了網絡拍賣房產市場規模的實際變化情況,其相對整個拍賣房產次數的比重則反映了網絡拍賣房產市場的一拍成交率,也就是網絡拍賣房產市場的流動性;二則是成交率。

事實上,在住宅房產的成交率方面,雖然每一年年末成交率均有下降趨勢,但是2018年下降得尤為明顯。

其中,在江蘇和浙江,住宅成交率從8月便開始急劇下降,起始月份比2017年更早,下降幅度也比2017年更大。在拍賣價格方面,2018年浙江住宅變現折扣率從6月開始呈現出明確的下降趨勢,另外,江蘇的住宅起拍折扣率也有相似幅度的下降。

在福建,去年住宅成交率雖保持穩定,但變現折扣率卻一直下降。2018年上半年,山東住宅成交率處于高位,但從下半年開始,住宅成交率也急劇下降,同步下降的還有變現折扣率。同樣,湖北、湖南、江西的淘寶和京東司法拍賣市場規模大幅增長,但市場流動性均進入下降通道。

在經濟第一大省廣東,數據顯示,2018年廣東法拍住宅成交率呈明顯的下降趨勢。在拍賣價格方面,2018年廣東法拍住宅變現折扣率大幅下降,且下降速度要快于起拍折扣率, 因此,變現價相對于起拍價的溢價幅度也逐漸收窄。

但單就城市來看,一線城市的市場流動性表現稍好。比如,2018年淘寶和京東北京、上海司法拍賣房產中一拍房產共計分別為1525次、1257次,同比分別增長77%、98%;一拍房產數占總拍賣房產次數的比重分別為68%、71%。

比如在成交率方面,2018年北京住宅成交率呈上升趨勢,上海住宅成交率前三季呈上升的趨勢,第四季度開始下降。

但在拍賣價格方面,2018年下半年,即便是北京和上海,住宅變現折扣率也呈明顯的下降趨勢,同時,因為起拍折扣率也以相同速度下降,因此,變現價相對于起拍價的溢價幅度基本不變。

 

 關注小貸 聚焦三農 央視媒體主推行業正能量

為宣傳小貸正面典型、樹立正確輿論導向、推動行業良好發展,經中國小額貸款公司協會對接支持,央視7套首席記者專赴內蒙古自治區,實地采訪包頭市億信小額貸款公司和喀喇沁旗中昊小額貸款公司的貸款客戶,通過信貸支持農牧民擴大肉羊再生產,凸顯小貸行業對支持“三農”、“三牧”的正面作用和積極影響,以及農牧戶對小額貸款公司行業的高度認可,形成了專題節目《羊肉漲價之后》。 
      節目播出后在全國小貸行業引起了極大關注和熱烈反響,通過《聚焦三農》欄目體現了小貸行業支持“三農”、“三牧”做出的突出貢獻。新年伊始,為小貸行業提氣鼓勁,增強了行業正面宣傳力度,擴大了小貸公司社會影響力!
  該節目已在1月18日晚央視7套《聚焦三農》欄目播出,歡迎大家在線收看節目視頻(鏈接:http://tv.cctv.com/live/cctv7/index.shtml?stime=1547820420&etime=1547822400&type=lbacks ),傳遞行業正能量!

 

 爆雷潮后P2P現好轉 超四成平臺待還余額不足1億

春節來臨,備受關注的P2P網貸在經歷了2018年“爆雷潮”后情況終于有所好轉。

有業內人士表示,盡管部分平臺出現了背離普惠金融的異化現象,造成一定的社會危害,但國家鼓勵支持發展包括P2P網貸在內的數字普惠金融的總基調沒有改變,小微企業龐大的融資需求沒有減少,P2P網貸在監管備案落地后仍有廣闊的發展空間。

據網貸最新數據顯示,2019年1月P2P網貸行業的成交量為1037.07億元,環比下降2.18%,同比下降50.19%。1月成交量繼續呈現小幅下降趨勢,但下降速度有所放緩。

券商中國記者了解到,造成成交量持續下降原因有以下幾點:一是臨近春節,資金相對緊張;二是北京、上海、深圳以及杭州等地區要求平臺在互金整治期間壓縮規模,同時部分地區也在主動清退合規難度較高的平臺;三是受《關于做好網貸機構分類處置和風險防范工作的意見》(以下簡稱“175號文”)的出臺影響。 

截至2019年1月底,P2P網貸行業累計成交量為8.13萬億元。

18個地區成交量均出現下降

日前,隨著各種針對網貸平臺的文件,包括剛下發的175號文、1號文等。網貸行業2019年將面對更強的監管以及更大的挑戰

從各省市P2P網貸的成交情況來看,進入統計的30個省市中,1月有12個省市的P2P網貸成交量環比上升。

成交量排名全國前三位的是北京、上海和廣東,1月的成交量分別為357.17億元、275.24億元和220.84億元。本月上海下降幅度最大,達到6.91%;廣東下降幅度也達到3.81%;北京的成交量本月有小幅回升;浙江本月環比下降幅度為2.8%。

1月有18個地區的成交量出現了環比下降,其中天津、河南、湖南等9個地區下降幅度超過20%。 

而網貸平臺的數量也降至歷史最低點,截至2019年1月底,P2P網貸行業正常運營平臺數量下降至1009家,相比12月底減少了16家。據不完全統計,1月停業及問題平臺數量為16家。

1月沒有新上線平臺,根據統計結果顯示,這已經是P2P網貸行業連續第6個月沒有新平臺上線。截至2019年1月底,累計停業及問題平臺達到5433家,P2P網貸行業累計平臺數量達到6442家(含停業及問題平臺)。 

從停業及問題平臺的業務類型占比分布來看,網站關閉占比最高達到43.75%,共計7家,這類平臺為網站打不開且沒有平臺暫停業務的相關輿情消息。此外,1月延期兌付類型的平臺只有3家。 

數據顯示,1月P2P網貸行業停業及問題平臺數量為16家,停業及問題平臺數量出現明顯的下滑,主要原因在于惡性退出平臺數量大幅度下降,平臺清退也在有序進行中。

超過40%的平臺待還余額小于1億

值得注意是,2019年1月發布的175號文對行業的影響很大。除了嚴格合規的平臺,許多平臺都可能在接下來的一年里被清退。

對此,零壹財經最新發布的報告給出了三組最新數據:

1、超過40%的平臺待還余額小于1億  

根據175號文,“規模較小的機構”由各省根據轄內實際情況,綜合待還金額和出借人數等因素確定。對于這類平臺,要堅決推動市場出清,引導無風險退出。

零壹數據排查了1千家正常運營的平臺,通過官網或中國互金協會披露的數據,發現共887家披露了待還余額(超過95%披露時間在2018年底及其之后,下同)。

其中,398家平臺的待還余額小于0.5億,占正常運營平臺總數的35%;超過505家平臺待還小于1億,約占44.5%;還有121家平臺的待還余額在1億至2億之間;122家平臺待還在2億至5億之間;待還余額在5億至10億的共39家,10億至100億之間的共有100家,其中25家在100億以上。

2、超過一半的平臺當前出借人數和借款人數小于1000  

上述平臺中,共564家平臺披露了當前出借人數這一項信息。當前出借人數大于1萬的有86家平臺,小于5000人的有441家平臺,其中312家平臺小于1000,占披露平臺數的55.3%。

共567家平臺披露了當前借款人數,其中104家大于1萬,442家小于5000,還有369家小于1000人,占披露平臺數的65.3%。

同時披露了當前出借人數、借款人數和待還余額的平臺共543家。其中待還余額小于1億元、當前出借人數和借款人數均在1000以下的共255家。從數據上來看,這些平臺基本算是規模較小的平臺,情況并不樂觀。

3、僵尸類機構近100家,超80%平臺金額預期率為0  

值得注意是, 根據175號文中提到的僵尸類平臺也將面臨主動清退,根據統計,目前共有93家平臺暫停發標,未發布任何退出公告(部分平臺可能已退出)。根據監管要求,這類平臺要盡快推動其主動退出。

此外,175號文對“高風險機構”也給出明確認定標準。也就是指: 存在自融、假標或者資金流向不明的,項目逾期占比超過10%的,負面輿情和信訪較多的,拒絕、怠于配合整治要求的、合規檢查發現存在一票否決事項的。

根據零壹數據統計,僅有594家平臺披露了金額逾期率這一指標。金額逾期率為0的有486家,占已披露平臺總數的81.8%,金額逾期率大于10%的有20家,占披露數的3.4%,其中部分平臺是在2018年下半年被爆大面積逾期的平臺,也有部分正常運營的平臺金額逾期率超過10%。

P2P在備案落地后仍有廣闊的發展空間

雖然許多業內人士對網貸行業的發展都有不同程度的憂慮。

但中國社會科學院產業金融研究基地日前發布的《數字普惠視角下的金融科技發展評估——以P2P網貸行業為例》報告認為,國家鼓勵支持發展數字普惠金融的總基調沒有改變,小微企業龐大的融資需求沒有減少,P2P網貸在監管備案落地后仍有廣闊的發展空間。

報告認為,隨著互聯網普及程度的不斷增強,依托互聯網發展起來的P2P網貸相比其他金融機構具有普適性強、覆蓋面廣等特征,具有操作便捷、有效降低交易成本等優勢,逐漸成為推動弱勢群體普惠金融實現的重要力量。

報告發布人中國社科院產業金融研究基地副秘書長陳文表示,盡管這些年相關部門密集出臺各項政策推動銀行服務小微企業,但銀行投放到小微市場的總放貸額仍然占比過低,導致銀行對小微企業的貸款滿足率過低,例如2017年銀行對小微企業的貸款滿足率僅為30%-40%。

針對上述狀況,報告認為,P2P網貸在過去的發展中已經初步證明了其對于緩解包括小微企業、個體工商戶在內的弱勢群體融資困境的重大意義以及自身商業模式的可持續性。

首先,P2P網貸擴大了金融覆蓋范圍,能夠有效服務小微企業,有效緩解其融資困境;其次,P2P網貸降低了借貸成本。作為民間金融陽光化的積極嘗試,P2P過去一些年持續賦能民間金融部門,推動了民間金融部門融資成本的持續下降,客觀上降低了小微企業整體的融資成本;此外,P2P網貸為小微企業和個體工商戶提供了高效率的融資渠道。

因此,報告認為,盡管部分平臺出現了背離普惠金融的異化現象,造成一定的社會危害,但國家鼓勵支持發展包括P2P網貸在內的數字普惠金融的總基調沒有改變,小微企業龐大的融資需求沒有減少,P2P網貸在監管備案落地后仍有廣闊的發展空間。

 

重磅|IPO被否3年內不得借殼上市!

PE投資人擔憂:會掀起一波撤材料風潮

春節尚未過去,證監會的一則新規驚醒了眾多仍在度假的VC/PE投資人。

 投資界(ID:pedaily2012)2月23日消息,證監會表示,對于擬通過重組上市的企業,如果曾經存在IPO被否的情形,則企業需要在IPO被否后至少運行3年才可籌劃重組上市,對于不構成重組上市的其他交易,證監會將加強信息披露監管。

這個消息在金融圈引發轟動。IPO被否后3年內不得借殼重組,相當于被否企業借殼的路子堵死了,等三年企業基本上都不會考慮。因此,企業首次申報IPO會更加謹慎,甚至在發審會通過概率不高的情況下,會主動撤回申請。

  有PE投資人預測,隨著IPO被否代價加大,正在排隊的企業也許會掀起一波撤材料風潮。

  警鐘!證監會:IPO被否決后3年才可籌劃重組上市

  這則新規來得有些令人措手不及。

  2月23日,開年工作伊始,證監會網站悄然發布了一篇文章。在這個標題為“關于IPO被否企業作為標的資產參與上市公司重組交易的相關問題與解答”的常見問題解答中,證監會對被否企業作為資產參與借殼重組進行了回應。

  問:如企業在申報IPO被否決后擬作為標的資產參與上市公司重組交易,請問對此有何監管標準?

  答:我會將區分交易類型,對標的資產曾申報IPO被否決的重組項目加強監管:對于重組上市類交易(俗稱借殼上市),企業在IPO被否決后至少應運行3年才可籌劃重組上市;對于不構成重組上市的其他交易,我會將加強信息披露監管,重點關注IPO被否的具體原因及整改情況、相關財務數據及經營情況與IPO申報時相比是否發生重大變動及原因等情況。我會將統籌滬深證券交易所、證監局,通過問詢、實地核查等措施,加強監管,切實促進上市公司質量提升。

  證監會表示,將區分交易類型,對標的資產曾申報IPO被否決的重組項目加強監管:對于重組上市類交易(俗稱借殼上市),企業在IPO被否決后至少應運行3年才可籌劃重組上市;對于不構成重組上市的其他交易,我會將加強信息披露監管,重點關注IPO被否的具體原因及整改情況、相關財務數據及經營情況與IPO申報時相比是否發生重大變動及原因等情況。我會將統籌滬深證券交易所、證監局,通過問詢、實地核查等措施,加強監管,切實促進上市公司質量提升。

  總結為一句話:IPO被否,3年內不能借殼上市;即便謀求被上市公司收購,也會從嚴審核。這無疑給沖刺IPO的企業敲響了警鐘:籌謀上市之前,最好掂量掂量自己的實力,一旦跑去IPO排隊,被否了就不能輕易改賽道了。

  VC/PE:企業首次申報IPO會更加謹慎

  消息一出,整個資本市場沸騰了。對于廣大股民而言,被否企業不能立即籌劃重組上市,增加了時間成本,從側面起到凈化市場環境作用。監管層嚴把準入關,這將從源頭上為資本市場穩定健康發展創造條件。

  但對于眾多金融圈子而言,尤其是VC/PE圈、投行圈,卻難免有些憂心忡忡。眾多周知,借殼與IPO是VC/PE實現退出的兩種重要路徑。由于借殼相比IPO,存在審核周期短,審核程序簡單等優點,因此,不排除一些IPO被否企業,出于方便等目的,選擇借殼道路。證監會的此項規定,幾乎杜絕了這種可能。

  以往企業、投資方甚至券商都有一個這樣的幻想:否了之后還可以再來,大不了借殼或被并購。因此常常會帶病申報IPO,在排隊的過程中規范,規范好了時間也差不多排到了。如今,這一幻想被打破了。

  此外,一個更殘酷的事實也擺在了眼前:由于審核趨嚴,IPO被否率一次又一次創歷史新高。

  春節前夕,A股市場剛剛迎來了史上最嚴發審周。1月23日,上會公司“7過1”,幾乎被“團滅”;1月24日,上會企業通過率同樣不高,為“5過1”;1月26日,上會公司“6進1”,其中1家取消審核。也就是說,18家上會公司中僅3家獲得通過,14家被否,1家取消審核,過會率僅為16.7%,創IPO一周過會率新低。

  可以說,VC/PE圈一片哀嚎。據《中國證券報》報道,截至1月底,2018年發審委共審核45家公司,15家過會,23家被否,4家取消審核,3家暫緩表決,過會率僅為33.33%。30家未過會公司股東中,背后站有VC/PE機構近百家。

  IPO被否無疑加重了VC/PE的退出成本,原本機構可能會計劃一兩年在二級市場退出,未過會的話,只能回去重新準備材料,估計至少還要半年甚至一年,無疑會增加成本,壓縮利潤。如今,再加上IPO被否三年不得借殼上市,VC/PE對于企業首次申報IPO恐怕會更加謹慎了。

  3年146家企業被否,他們何去何從?

  最近3年,已有146家企業IPO被否,在新規背景下,這些被否企業該何去何從?

  一般而言,被否企業在資本市場的四種可能選擇:再次IPO,被并購,海外上市,新三板掛牌上市。然而如今,被否企業3年不得借殼上市,并購交易也被嚴格審核,新三板企業過會率也在直線下降;換言之,被否企業如果想在A股上市,恐怕只能走重新IPO這一條路了。

  證監會在《首次公開發行股票并上市管理辦法》第三十九條規定:股票發行申請未獲核準的,自中國證監會作出不予核準決定之日起6 個月后,發行人可再次提出股票發行申請。根據廣證恒生此前研報統計情況來看,從通過率來看,二次申請IPO成功率高達90.7%;從申請間隔時間來看,平均二次IPO的時間為2.33年,71.34%的企業在三年內選擇二次IPO。

  當然,被否企業也可以遠走海外上市,尤其是香港。眼下,一股赴港上市潮越來越近。2月23日,港交所正式公布了新興及創新產業公司赴港上市的第二輪市場咨詢方案。針對外界關注的未有盈利的生物科技公司、同股不同權架構公司如何赴港上市,港交所給出了詳細的方案細則。這一紙新規一旦實施,無疑為內地大批科技創新類企業打開了閘口。

  最后,話說回來,此次新規還有一點讓外界牽掛:這對于殼股利好還是利空?

  從文件上看,IPO被否企業3年內不得借殼,這一規定將進一步打擊殼股價值,過往殼股炒作都是重組概念,如今在監管從嚴背景下,殼股的出路又受到了打壓。但也有聲音認為,這或許反倒會利好殼股。有行業人士調侃,企業可以先借殼上市,不成功再IPO。而有人擔心,2018年IPO通過率只有不到40%,一旦被否連借殼都得等三年,會不會引發直接借殼潮? 

 

 央行重磅發文,企業銀行賬戶許可全面取消!

前言:2月12日,央行發布《關于取消企業銀行賬戶許可的通知》,在優化企業開戶服務、改進銀行賬戶管理模式方面有重大變革。

2019年2月25日起,取消企業銀行賬戶許可地區范圍由江蘇省泰州市、浙江省臺州市擴大至江蘇省、浙江省。

其他各省(區、市)、深圳市在2019年年底前完成取消企業銀行賬戶許可工作。

取消許可業務范圍:境內依法設立的企業法人、非法人企業、個體工商戶在銀行辦理基本存款賬戶、臨時存款賬戶業務(含企業在取消賬戶許可前已開立基本存款賬戶、臨時存款賬戶的變更和撤銷業務),由核準制改為備案制,人民銀行不再核發開戶許可證。機關、事業單位等其他單位辦理銀行賬戶業務仍按現行銀行賬戶管理制度執行。

取消企業用戶賬戶許可后,企業基本存款賬戶、臨時存款賬戶開立,變更,撤銷以及企業銀行賬戶管理,要遵循《企業銀行結算賬戶管理辦法》執行。銀行為企業開立、變更、撤銷基本存款賬戶和臨時存款賬戶,要通過央行結算賬戶管理系統向央行當地分支機構備案。

之前2018年8月14日,國務院發布《關于印發全國深化“放管服”改革轉變政府職能電視電話會議重點任務分工方案的通知》(國辦發[2018]79號),

通知要求2018年底前完成取消企業銀行開戶行政許可試點,2019年修訂《人民幣銀行結算賬戶管理辦法》及相關配套制度,盡快在全國范圍內將銀行開戶核準改為備案。

要求進一步壓縮企業開辦時間,減并工商、稅務、刻章、社保等流程,將銀行開戶核準改為備案,2019年上半年企業開辦時間壓縮到8.5個工作日以內,五年內壓縮到5個工作日以內。

優化企業銀行開戶服務,2018年底前完成取消企業銀行開戶行政許可試點,2019年修訂《人民幣銀行結算賬戶管理辦法》及相關配套制度。盡快在全國范圍內將銀行開戶核準改為備案。

早在2018年5月23日,中國人民銀行就發布了《關于試點取消企業銀行賬戶開戶許可證核發的通知》,旨在為優化企業開戶服務、改進銀行賬戶管理模式方面做出重大變革。變革內容主要有三點:

變革一:不再核發基本存款賬戶開戶許可證

5月23日,中國人民銀行發布《關于試點取消企業銀行賬戶開戶許可證核發的通知》,經國務院批準同意,央行決定試點取消企業銀行賬戶開戶許可證核發,試點地區人民銀行分支機構對銀行為企業開立基本存款賬戶由核準制調整為備案制,不再核發基本存款賬戶開戶許可證。

換句話說,試點地區銀行按規定審核企業身份、開戶意愿真實性以及基本存款賬戶唯一性后,即可為符合條件的企業開立基本存款賬戶,不再需要央行審批。

變革二:不再受3個工作日后方可付款限制

同時,試點地區注冊的企業在試點地區銀行開立的基本存款賬戶,自開立之日即可辦理收付款業務。不再受“存款人開立單位銀行結算賬戶,自正式開立之日起3個工作日后,方可辦理付款業務”的限制。

“通過試點取消企業銀行賬戶開戶許可證核發,優化企業開戶服務,改進銀行賬戶管理模式,為銀行賬戶管理制度改革積累經驗。”央行稱。

變革三:需銀行兩名以上人員親見法人簽名

同時,為防范不法分子冒名開戶,保護企業合法權益,企業開立基本存款賬戶實行面簽制度,將由銀行兩名以上工作人員共同親見企業法定代表人或單位負責人在開戶申請書和銀行結算賬戶管理協議上簽名確認,并留存面簽的視頻、音頻等資料。

企業法定代表人或者單位負責人發生變更的還應當重新面簽企業法定代表人或者單位負責人,并留存面簽的音頻、視頻資料。

為防范風險,在取消企業銀行賬戶開戶許可證核發的同時,央行在通知中強調,要強化銀行賬戶事前事中事后管理,督促銀行履行客戶身份識別義務,切實落實銀行賬戶實名制,有效防范不法分子利用銀行賬戶轉移違法犯罪資金。

2018年6月11日起,江蘇省泰州市及下轄縣(市、區)、浙江省臺州市及下轄縣(市、區)試點地區工作已順利開展。

具體見【2019】第1號原文


2019年02月25日

商業保理專欄 第一期
信息分析報告 第五期 2019年3月4日

上一篇

下一篇

信息分析報告 第四期 2019年2月18日

發布時間: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Powered by CloudDream
福建11选5推荐预测